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》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免费 全文无弹窗阅读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紧缚

更新时间:2020-06-29 20:05:21

《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》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免费 全文无弹窗阅读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紧缚 已完结

《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公子安爷 分类:玄幻言情 主角:凤幽月,雷月玄

《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》由网络作家公子安爷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凤幽月,雷月玄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郁晨从昏迷中悠悠转醒,心口的疼痛让他的脸色又白了几分。眼前迷蒙一片,眼皮沉重只能睁开一道缝隙。 因为视觉的模糊,让他的嗅觉和听觉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郁晨从昏迷中悠悠转醒,心口的疼痛让他的脸色又白了几分。眼前迷蒙一片,眼皮沉重只能睁开一道缝隙。

因为视觉的模糊,让他的嗅觉和听觉愈发敏感起来。

血腥气,浓重的血腥气好似尸山血海,弥漫在四周。不远处,雷月玄狼撕心裂肺的嚎叫让他心尖不断颤抖,脑海中的思绪瞬间回拢!

幽月!

他心中一惊,想起了昏迷前的情景,担忧抚上心头。郁晨吃力的抬起眼皮,挣扎着将身子坐起靠在树干上,向远处看去。

有那么一瞬间,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……

遍地残肢碎骸,均是雷月玄狼的尸体。汩汩血流凝聚在一起,几乎成了一条血河。冲天的玄光,五颜六色交织在一起,咆哮声,呐喊声,直冲云霄。似乎,连空气都变成了血一般的红色!

郁晨倒抽了一口冷气,脸色一白,一股酸水噌的反上来,倒在一旁吐得昏天黑地。

他活了十几年,一直锦衣玉食,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!

吐了许久,胃里好受了不少。他擦擦眼泪,担忧的寻找凤幽月的身影。

狼群之中,红衣少女的身影分外醒目。她跳跃在群狼之中,手起手落,必收割一条生命!

然而,郁晨却皱起了眉头。

她受伤了!

而且伤的不轻!

红衣已经染湿,不知是狼的血还是她自己的血,衣裙多有刮破的口子,露出伤痕累累的肌肤,鲜血淋漓。那杀气腾腾的小脸上,几条血痕挂在脸颊,红唇紧抿,眸光狠厉凛然。

一头雷月玄狼嚎叫着冲了过来,天空道道雷光霹雳落下。凤幽月脚步一错,红色防御罩冲天而起,另一只手挥出一条火龙,缠向雷月玄狼。

雷月玄狼被缠得心烦意乱,嚎叫着挣扎起来。这一切,看似凤幽月占了上风,但她自己知道,她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。

敌方数量太多,她和血赤、牧曰三人合力,击杀了三十头!然,还有二十多头雷月玄狼正狼目眈眈的注视着他们,随时准备将三人撕成碎片!

火龙将那头雷月玄狼杀掉,凤幽月推到血赤和牧曰身边。

“两位大哥,情况不妙!我们还是逃为上策!”她警惕的看着雷月玄狼,沉声说。

“不错,雷月玄狼数量太多。我们已经是强弩之末,再继续恋战只能丢了性命。”血赤抿唇,眼睛微眯,“但雷月玄狼对待猎物不死不休,我们必须想个办法。”

凤幽月沉默了,办法?当然有!留下一个人做猎物,雷月玄狼一根筋,只会攻击离自己最近的敌人。

但,这么恶心的办法,她做不到!血赤和牧曰也都做不到!

由于脱力,双手已经开始颤抖。凤幽月深吸一口气,眼中流露出决绝。

“既然逃不掉,那就战吧!就算死,也要拉几个垫背!”

血赤和牧曰一愣,眸光动容,眼中的敬佩又多了一分。

“幽月妹子肝胆豪情,巾帼不让须眉!我二人,舍命陪君子!”

血赤放声长笑,颤抖的右臂紧握手中的大刀,第一个冲了出去。牧曰挥动这扇,染血的长衫却无法掩盖他的飘逸。他冲凤幽月抱拳,紧随血赤而去。

看着两人血战的身影,凤幽月咬唇,随即潇洒一笑。身影化为一抹流光,肆意风流!

雷月玄狼蠢蠢欲动,绿色的眼中流露出凶光,巨大的四肢在地面不安分的挪动。

“嗷呜——!”

一声长啸,好似命令,二十几头雷月玄狼一拥而上,将三人齐齐围住!

郁晨瞳孔一缩,眼睁睁看着凤幽月的身影消失在狼群之中!

不——!

他目眦欲裂,欲起身上前。无奈受伤太重,硬生生跌落在地。

郁晨趴在地上,望着消失的红色身影,眼中流露出绝望。

“幽月……”

就在这时——

“吼——!”

一声恐怖怒吼响彻天际,好似狂风巨浪,迅速涌向四面八方。地面剧烈颤抖,晴朗的天空顿时阴云密布,狂风大作!整个血罚之森的灵兽和凶兽,似乎受到了惊吓,全部匍匐在地,战战兢兢的低声呜咽。

刚刚还无比猖狂的雷月玄狼,忽然之间,收起身上的气势,好似兔子一般,匍匐在地,眼中流露出恐惧和绝望的光芒。

被围在其中的凤幽月三人浑身是血,傻呆呆的站在原地,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。

远处,草丛微微抖动。紧接着,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草丛中跳了出来。

凤幽月眼皮一跳,眯了眯眼,觉得那身影有些熟悉。

小小的身影缓步向这边走来,火红的皮毛,蓬松如火的尾巴,乌黑的双眼,和一双尖尖的耳朵。

这不是……那个向她要肉吃的小家伙吗?

小家伙没有看凤幽月,它亦步亦趋,优雅的迈着四肢,径直走到头狼面前,低沉的“吱吱”叫了几声。

头狼眼中的恐惧更甚,恨不得把整个身体都贴在地面,连看都不敢看那火红的小东西。

雷月玄狼轻轻呜咽几声,似乎在解释,在求饶。

凤幽月惊讶挑眉,这画风貌似不太对啊……

头狼不知说了什么,那小东西黑眸忽然一沉,好似被激怒了,发出低沉的怒吼。头狼浑身开始剧烈的抖了起来,眼中带着委屈的光泽,仰头长啸一声。

“嗷呜——!”

其他雷月玄狼一听,均从地面站了起来,聚集到头狼身边。然后,一群凶兽做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动作——

它们齐齐转身,和凤幽月三人对视一眼,紧接着,前爪弯曲,匍匐在地。

凤幽月有些傻眼,这是……在道歉?

的确,它们就是在道歉!被不能惹的兽逼着道歉。

头狼很委屈,嘤嘤嘤,不带这样欺负人的!这让它以后在血罚之森还怎么混?

对于群狼的做法,小家伙满意的点点头,伸出指甲盖大小的爪子,拍了拍头狼的大脑袋。

它露出小白牙,“吱吱”叫了两声,比刚才多了一分温和。

头狼眼中的委屈渐渐散去,傲娇的扬了扬头,对小家伙行了个礼,带着群狼大步离开。

凤幽月傻傻的看着雷月玄狼离开的背影,她怎么觉得……有点像落荒而逃?

“吱吱吱!吱吱!”细细的声音从身下传来,凤幽月回神,低下头,对上了小家伙那双带笑的黑眼睛。

她挑挑眉,蹲下身子,伸出手掌。小家伙灵巧一跃,跳进她的手心,亲昵的蹭了蹭脑袋。

“刚才的叫声,是你发出来的?”凤幽月直截了当的问。

小家伙转了转眼珠,看着凤幽月清澈的眸子,前爪搓了搓,娇羞的点了点头。

凤幽月乐了,这小东西,还知道害羞!

“谢谢你的帮助,上次我请你吃烤兔子,这次你帮了我,咱俩两清了!”她将小家伙放下,起身对血赤和牧曰两人抱拳,“两位大哥,这次多谢你们!这个情,幽月记住了!若是以后有什么困难,就拿着这个令牌去万澜国凤家找我!幽月定竭尽所能,帮助两位大哥!”

血赤接过凤幽月的令牌看了看,一个金色的凤字展翅翱翔。他看了牧曰一眼,均在眸子里看到了震惊。

“妹子,你竟是凤府的人?!”

“是,凤家家主凤苍,正是我爷爷。”凤幽月没有隐瞒,她和血赤、牧曰算得上是生死之交。对待朋友,她一向倾心相待!

血赤眼中流露出激动。凤苍,万澜国唯一的双属性六阶大玄师,地位尊崇!最重要的是,凤苍为人光明磊落,肝胆豪情,是许多人心中崇拜的神!

“没想到我竟然结交了凤老家主的孙女!”血赤唏嘘一声,随即好似想到什么,从腰间摸出一块牌子,递给凤幽月。

“幽月妹子,这是我的令牌,你拿着。以后出门在外若是遇到了麻烦,就报哥哥的名字!”

凤幽月垂头一看,令牌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——赤血!

她心中一惊,看向血赤,“大哥,你是……赤血佣兵团的人?!赤血……血赤……你是赤血佣兵团的团长?!”

血赤不在意的大笑一声,“正是!”

凤幽月深吸了一口冷气,赤血佣兵团,是北幽域三等国中一只实力强悍的佣兵团。传闻,赤血佣兵团的团长和副团长,肝胆豪情,为人仗义,创造了许多传奇。凤幽月曾经听说过许多次有关赤血佣兵团的事迹,没想到,今日竟然见到真人了!

“没想到,我竟然有幸结实赤血佣兵团的两位团长。幽月的荣幸!”她叹了一口气,眼中带着赞叹,却没有丝毫谄媚之色。

血赤和牧曰齐齐笑出声,挺身抱拳。

“幽月妹子,我二人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,就不和你同路了。血罚之森危险重重,你和你的朋友要小心!”

凤幽月重重点头,道了个别,目送着血赤和牧曰二人离去。

看着两人消失的身影,她长叹一口气,彻底放松下来。顿时间,疼痛涌向四肢百骸,使得她脸色一白。

“呼——刚才的血战,真是……痛快!”

吐出一口浊气,凤幽月抬步向郁晨的方向快步走去。她走到郁晨跟前,见他睁开了眼睛,心中一喜。

“胖子,你醒了?感觉怎么样?”她一屁股坐下,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几粒丹药,塞到郁晨嘴里。

郁晨将丹药一口吞下,顿时觉得恢复了些许力气。他吃力的坐起来,声音沙哑的说,“无事,让你担心了。”

凤幽月无所谓的笑笑,盘膝坐在他身旁,闭目调息。刚刚的血战太累了,她需要休息一会儿。

“吱吱!吱吱吱!”细细的声音传入耳际,凤幽月眼皮一动,睁开眼睛讶异的看向右腿旁。

那火红的小家伙,前爪扒在她的膝盖上,正可怜兮兮的看着她。

“怎么了?你怎么没走?”

小家伙撇撇嘴,顿时委屈了。它转过身,小屁股冲着凤幽月,大尾巴也不摇了!

哼唧,它生气了!

凤幽月眨眨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