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梅魂之再生奇缘》闽剧再生奇缘 玻璃 梅魂之再生奇缘YD

更新时间:2020-07-20 16:02:58

《梅魂之再生奇缘》闽剧再生奇缘 玻璃 梅魂之再生奇缘YD 连载中

《梅魂之再生奇缘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夕月凌雪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晓城,阿林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梅魂之再生奇缘》的小说,是作者夕月凌雪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凌夕、晚晴带着阿林日夜兼程,向烟霞山而去。 到了山下,已有人已在此等候,正是当日在烟霞山顶教过晚晴短剑的那位修士。 行礼见过后,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凌夕、晚晴带着阿林日夜兼程,向烟霞山而去。

到了山下,已有人已在此等候,正是当日在烟霞山顶教过晚晴短剑的那位修士。

行礼见过后,修士并没有多言,只是在前面带路,行不多时,来到一处幽静所在,这里便是烟霞大师修行的居所。

烟霞大师盘腿坐在蒲团上,看到晚晴等人进来,先仔细打量了凌夕一番,又看向阿林,修士会意,叫来一个小弟子将阿林带了出去。烟霞大师方开口道:“清远公子果然人品不凡,难怪晴儿会这么执着。”

“师伯……”晚晴不好意思起来。

眼下,晚晴只能在烟霞山先修炼一段时日,再做打算,当初下山是硬着头皮,数月过去已经历练的成熟许多,此时她最想知道的便是晓城的身份,和这柄短剑的玄机。

随着晚晴对晓城的了解一点点加深,越来越觉得一切并非像她想的那样简单,紫云姑娘给的灵石已经镶嵌回了剑鞘,也没发现这柄短剑和以前有何不同,只是庆幸当初穷困潦倒的时候没有把它给卖了。

她从袖中取出短剑,问道:“师伯,这晓城的短剑是否有玄机?”

烟霞大师点点头,道:“你已找回了灵石,现在这把短剑便是一样威力不俗的灵器。”

“据说这灵石是晓城师父在他下山时所赠,莫非……?”

“不错,晓城是我下山的徒儿!”烟霞大师转头看了旁边那位修士一眼,“他便是晓城的大师兄晨熹!”

晓城自幼父母双亡,被烟霞大师外出游历遇到带回了烟霞山。晓城深得大师真传,将成年时动了下山的念头,师父并没有阻拦,只是在临行前赠他一块灵石。

当日在沐溪城,晓城被打倒在地,阿林看到一道亮光闪过,便是晨熹师兄带走了晓城,但不料杀手使出了阴毒的散魂符,烟霞大师也无法将他救回。

晚晴和凌夕对视一眼,至此方明白,烟霞大师的所有安排都有深意,晚晴寄魂晓城,路过沐溪城遇到紫云拿回灵石,每一步都恰到好处。

这段时日发生的种种,他们已明白与暮沉之间,并不只是个人恩怨,晚晴不过是虎溪世家淫威下,众多受害者之一。他们这样大世家尚且如此,可想那些小的修真世家与修士境遇如何!

晚晴心里分外沉重,回想前世的岁月静好,不过是被很多人庇佑!

她拿起短剑又仔细端详,烟霞大师道:“要想让短剑施展威力,需修炼烟霞剑诀,元神稳固方能感应灵石中的讯息,看来你要在这里多留些时日了。”

沿路走来,各地或明或暗,都有虎溪世家的生意与暗庄,凌夕带着晚晴一再小心,近来清远山也备受虎溪世家骚扰,他一面担心晚晴,一面忧心父亲独力难撑。

此时,晚晴已经安全到了烟霞山,虽有百般不舍,休整数日后,她还是催凌夕返程赶回清远山。

凌夕牵马,两人并肩而行,晚晴上一次下山是重返尘世,这次是送别挚爱,心里百味杂陈。

“凌夕……你说我们还会再见吗?”

凌夕没有回答,转身从袖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钱袋,看上去沉甸甸的,递了过去。晚晴接过钱袋,惊道:“这么多银子!”

“你别再拿去赎什么姑娘就好!”凌夕淡淡说道:“不再见我,难不成你还要自己去挣饭钱?”

晚晴:“……”

虽然表面波澜不惊,其实凌夕心知清远、灵山都已处在风口浪尖,暂时安顿好晚晴也去了一件心事,后面很多事还需要他去面对……

凌夕一骑绝尘而去,晚晴站在原地半晌,狠狠心转身往山上走,忽听到身后传来马蹄声,她回头看去,是凌夕又绕了回来!

看他御马朝自己飞驰而来,晚晴脸上展开了灿烂的笑容,但不知不觉眼眶却已湿润!

“上来!”凌夕勒马停在晚晴面前,向她伸出手,晚晴被他轻轻一拉,便上了马背,“我送你上山,路太远了。”

凌夕将晚晴送回山上居所,终于再次下山,马不停蹄向清远山而去……

晚晴和凌夕告别,心情郁结,溜达到居所外,突然听到有人叫她,“公子!”回头瞧瞧,是阿林关切地看着她。这一路上阿林一直叫她“公子”,晚晴看到阿林心里一阵暖意,往后的日子,就只有阿林陪着她了。

“以后在人前你还叫我晓城大哥吧,我会像他一样照顾你。”

阿林点点头,“凌夕公子走了啊?”

晚晴沉默了,感觉眼眶又有些湿润,“嗯……”

“那他还回来吗?”

晚晴的眼泪再也绷不住了,原以为自己可以洒脱地送走凌夕,终究在阿林面前还是泪如雨下。阿林有些手足无措,这个机灵鬼知道眼前人不是晓城,也看出凌夕和晚晴关系不一般,安慰道:“凌夕公子肯定会来找你的,如果他不来,那我陪你去找他!”

晚晴听到阿林煞有介事地安慰她,不觉又破涕为笑,拉着阿林在石凳坐下,这么久她也没有好好和阿林聊过,后面就剩他俩相依为命了。

晚晴认真地问道:“阿林,你知道我不是你晓城大哥,那你为何还这么信任我,愿意跟我来这里?”

“我相信你是好人……你的身体是晓城大哥的吧……?”阿林犹豫了一下道。

晚晴点点头,道:“是的……这具身体……是你晓城大哥。”

阿林声音微颤道:“那……那我晓城大哥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?”

“他……已经魂飞魄散了!”晚晴狠狠心,对阿林说了实话。

听到这句话,阿林的眼泪夺眶而出,蹲在地上埋头哭出了声,他一面哭一面不住地用袖子擦着泪水,晚晴看阿林这样,真后悔不该这么快告诉他实情。

过了半日,阿林的哭声弱了下来,他抬头看向正心痛不已的晚晴,抽泣着道:“那……那你……你会为晓城大哥报仇吗……?”

“阿林,你听我说,我已经知道自己和你晓城大哥,有共同的仇人,所以这仇必须报!”晚晴攥紧了拳头,目光中有怒火更有坚定,“以前是为了我自己,现在要为更多的人……你的晓城大哥、紫云姐姐,还有那些被他们荼毒的无辜可怜之人……”

自此,晚晴和阿林便在烟霞山留了下来。晚晴天资不低,每日跟随烟霞大师修习烟霞剑诀,一心想能早日下山。一晃过了月余,虽然她已经学得七八分,但催动剑诀始终不能施展威力,不免有些急躁。用烟霞大师的话说就是:“七分形具备,但三分悟就要看机缘!”

时间一天天过去,可晚晴的进步依然有限,烟霞大师明白她内心焦躁,便每日要她在山顶静坐冥想,入定之后周身气息平稳,方能稳固元神。

烟霞山终年树木苍翠,山顶云雾缭绕。这日,晚晴和往常一样,从卯时起在山顶静坐,但没有多久便心烦意乱,她干脆站起身,对着苍茫的云海大声喊道:“凌夕……凌夕……,你在哪里?”

忽听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:“你的心还是不静……”

晚晴倏地回头,身后之人是晓城大师兄晨熹。

晨熹负手而立,在一丈远处,静静看着晚晴,见晚晴回头,方道:“一别半年,你终是尘缘未了!”

晚晴行礼道:“当日不知是大师兄,还没有谢过你的指点,我下山能平安找到凌夕也有大师兄的帮助!”

晨熹点点头,怅然一笑,道:“晚晴,你知道你与晓城的相似之处在哪里吗?”

晚晴:“……”

“都是痴人……”晨熹缓步走到山崖边,看着渐渐消散的云雾,沉默半晌,似是自言自语,又似在问晚晴:“值得吗!?”

“当日我苦劝他不要下山,晓城虽然有侠义心肠,但他清高的性情,未必能被尘世所容!”晨熹转身看着晚晴,露出一丝苦笑,“其实我在晓城那个年龄,也是不听师父苦劝下山游历,终因看透那些尔虞我诈、纷纷扰扰,才重回烟霞山随师父避世修行至今。”

晨熹叹口气道:“我也早已明白一个道理——终是不要去劝别人,好或者是坏都是每个人的造化!”

晚晴:“……”

晨熹笑笑,换了轻松的语气对晚晴道:“知道你为何练习剑诀,进步越来越慢?因为你心不静!人最难克服的便是自己的心障,除了自己谁也帮不了你,既然你心中有牵挂,就更应该努力静心,这山上一日,可能尘世就有变幻万千啊……”

听到晨熹的话,晚晴犹如醍醐灌顶,既然担心凌夕和家人,就该争取早日练成烟霞剑诀,找到晓城留下的讯息然后下山,像眼下这样心思不定,一日日耽搁下去,后面简直不敢去想……

经过晨熹指点,晚晴慢慢将急躁的意念消解不少,一日比一日内心沉静。她努力凝集思绪,将烟霞大师传授的剑诀在心中一遍遍演习、解悟。

这一日,晚晴入定后感觉自己的意念慢慢进入另一个时空,她看到一个样貌酷似晓城的男子,但比现在的样子年轻许多,虽然稚嫩但有着初出茅庐的意气。这情景在脑海中一晃而过,晚晴蓦地睁开眼,此时天边晨光微熹,抬眼望去,在云海与蓝天的交际处,隐隐约约出现一个明亮的光环。

“成了!”晚晴兴奋地回想一番,她意念中方才看到的少年应该就是晓城,难道是元神已经足够稳固,灵石的灵力被激发,但画面只是一闪而过,自己的火候应该还不够。

有了这日的经历,后面晚晴的进步更是一日千里,冥想入定后,一日比一日更清晰地看到晓城,灵石中的记忆帮她复原了晓城下山后的经历。

越岭镇外,阳春三月,暖暖的微风轻轻拂着嫩绿的柳枝,一个十七八岁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