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绝恋之倾城传说》绝恋倾城免费阅读全文 调教 绝恋之倾城传说㚻

更新时间:2021-01-31 06:02:09

《绝恋之倾城传说》绝恋倾城免费阅读全文 调教 绝恋之倾城传说㚻 连载中

《绝恋之倾城传说》

来源: 作者:风解我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铎,李冷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风解我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《绝恋之倾城传说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铎,李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“怎么了,若岩?”看到她不开心,大瞻铎总是会询问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怎么了,若岩?”看到她不开心,大瞻铎总是会询问。

“没什么。”她摇摇头,心想还是大瞻铎相对细心,能看出人心里的波动。她笑笑,适时甩去了对另一个空间的牵挂带来的心慌,回不去,多想,只会让自己伤心。“我只是在想,这流水伴着琴声,一定很美。”

“你对琴和筝一向都很喜欢,这次都一并带来了。”大瞻铎说。“不过是怕你习武太劳累,没有拿给你。”

额?冯妍妍还以为,这个任性的乌小姐除了会撒娇,什么也不会,看来,自己还真是小看她了。这样一想,她就忍不住好奇。

“那她……那我……还喜欢什么?”

“书法啊。”墨菊说。“小姐不喜欢读书画画,更是讨厌女红和下棋,碰都不要碰。可是我听福叔说过,小姐的行草,很有大家风范呢。”

“是啊,从三岁起,你就喜欢摆弄笔墨。”大瞻铎微笑,赞赏之心溢于言表。

额额?冯妍妍产生了给自己一个耳光的冲动,好好的提这个干什么,还行草,冯妍妍连行草是什么都不知道。幸好这乌小姐只喜欢这两种,其中有一样还是自己能勉强搪塞的,如果她琴棋书画无所不能,那,那……呵呵,算了,自己本来就不是乌小姐,大不了如果有一天有人提起来,自己就说自己失忆了,根本就不会写。

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,当天回到道观,大瞻铎和李冷就带着笔墨纸砚和两把琴,送到她和墨竹的房间。冯妍妍看看那两把琴,一把是古筝,她认得,显然这筝的质量比她学习时用的要好得多,另一把,只有七根弦,冯妍妍虽然没见过,但却听曾经的古筝老师说起过,所以,应该是古琴没错。

让她头疼的,不是这琴和筝,而是那一堆笔墨纸砚,更有不识趣的墨菊小丫头,已经在那里开始给她研墨了。

“这个,是来之前,墨竹姐姐特别教给我的,从前,这些都是她做的。”墨菊笑嘻嘻地说。

“我来。”李冷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墨菊小丫头的生疏动作,终于开口了。冯妍妍觉得,这家伙貌似是这一天第一次说话。

“轻研墨,重舔笔。‘轻研墨’强调的是研墨时切忌急躁,要重力按压墨锭,将墨锭研磨面平置砚面,用力和节奏都要均匀,一个方向研磨。如此周而复始,即使手下的墨色发生些许变化,但手的力度与节奏却丝毫不能增减,这需要人的内心波澜不惊。我们,都还做不到。”大瞻铎一边用欣赏的目光看李冷不动声色地研墨,一边说。“像冷兄弟这样,已经很好了,这几年,他从道长那里学到了很多。”

没想到一个研墨还这么多的学问,冯妍妍就只有听的份儿了。说真的,听了大瞻铎的话,她也很想让自己波澜不惊一下,可是,她知道,这墨研好了,接下来就该轮到自己“表演”了,她是假装头痛好呢,还是假装晕倒好呢?忽而又想,这毛笔的拿笔姿势,她好像还会一点点哦,是小学书法课学的。

让她更为惊讶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当她没想好自己该不该适时晕倒一下就被人把毛笔送到手里之后,冯妍妍忽然觉得,她并不是不会写那个“行草”呀,她不再慌张,而是立刻觉得神闲气定,提起笔来,一气呵成。

“张旭三杯草圣传,脱帽露顶王公前,挥毫落纸如云烟!”大瞻铎边读边点头。“杜工部笔下的张旭,的确是活灵活现。“

“只可惜有人的字,退步了不少。”李冷开口。

“小姐已经好多天没拿笔了。”墨菊替小姐争辩。

冯妍妍却没有听到三个人的话,而是对着自己写出的杜甫的诗,恍惚起来。

她记得她貌似并没有读过杜甫的这几句诗,但此刻,她却很清晰的知道,这是杜甫写唐代著名书法家张旭的诗,而张旭,是一位纯粹的艺术家,极有个性的狂草大家,他把满腔情感倾注在点画之间,旁若无人,如醉如痴,如癫如狂,所以又有“张颠”的雅称。

可是,这一切都不是她的记忆,包括她的什么“行草”书法,那么,这是那个“乌若岩”留下的记忆?如果真是这样,不知道乌若岩还留下了什么记忆给自己,看来,她还真有必要,多了解一下这个“乌小姐”。

“小姐。小姐?”墨菊的声音。

“啊?”她应了一声,终于被从恍惚中唤醒。

“小姐你看。”墨菊指指桌上的纸。冯妍妍这才看到,她已经把刚刚写的字,画得一团黑,忍不住笑了起来,在笑的同时,她发现,自己握笔的姿势,真的很好看。

“若岩,你怎么了?不舒服?”大瞻铎关心地问。冯妍妍忍不住想,古代的孩子还真早熟,显然,大瞻铎已经非常自然地把他自己摆在了“未婚夫”的位置。

“王爷,我没事儿。”冯妍妍轻笑了一下。

“王爷!“大瞻铎重复了一下。“若岩,你变了,都不叫铎哥哥,而改叫王爷了。”

冯妍妍微笑不语。她可不喜欢成天叫没有她大的人“哥哥”“哥哥”的。

“哼1还好!她还知道叫你王爷。“李冷的声音很轻,却被冯妍妍听出了一点儿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冯妍妍不禁想笑,因为,她一直都对李冷直呼其名,毫不客气。

在道士山的生活,就这么安定了下来。

不久之后,冯妍妍就有些沮丧地发现,貌似墨菊的“悟性”,要比她好许多,无论是内功心法还是一招一式,墨菊都比她懂得要快,做的要好。

沮丧归沮丧,她还是每天都学得很认真,也练的很认真,毕竟,这是“自己”要求来学的东东。

而且,冯妍妍有时候会想,万一她哪一天真的穿越回现代,她学点儿武功,在这里也许算不了什么,但回去之后,应该会“震”住很多人,恩恩让虚荣心得到无上的满足。

当然最主要的,冯妍妍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能成为一代侠女什么的,谁让她那么喜欢武侠小说和武打片呢。

不练功的时候,冯妍妍常常会写写字,也教墨菊认认字,于是她又发现,她跟那些古代的汉字也很熟,并不是相看两不识的状态,估计这也是乌若岩留下来的。

有时候,冯妍妍也弹弹古筝,古琴她是不碰了,因为她努力搜寻过自己的记忆,也试着偷偷拨弄了两下古琴,却没想起一首古琴曲来,而古筝,她的记忆里也只有她在现代弹过的曲子,例如《菊花台》《刀剑如梦》之类的,还有《井冈山上太阳红》等曾经用于国庆演出的革命歌曲。

革命歌曲她就不弹了,她最喜欢练习的两首曲子,一个是《刀剑如梦》,另一个是电影《笑傲江湖》的主题曲《沧海一声笑》,她记得,当年她也是这两首曲子比较熟。

一次,好为人师的冯妍妍也试图教墨菊书法或古筝,墨菊却连连摆手。

“饶了我吧,小姐,我只要认识几个字就好了,那些,我可学不会。”

以后,只要她再提起,墨菊就干脆打着去练功的旗号,连理都不理她的话。她不禁又要叹气,看来,这小丫头对她的惧意,是荡然无存了。

这天,冯妍妍又在弹那首《刀剑如梦》,大諲铎和李冷走了进来。

“好!太好了!”大諲铎赞叹。

“还好。”冯妍妍微笑。“是小时候学的。”心想,她这么说也不是说谎,还真的是小时候学的,只不过,不是这个时空的想“小时候”而已。

“若岩真的文静了,也认真了许多。”大諲铎笑。”不像从前,那么任性和随心所欲的。”

“哦?”冯妍妍忽然犯了好奇的毛病。“那么,是她更可爱,还是我?”

“她?”大諲铎顿了一下,看似有些迷惑,但随即就笑了。“什么她啊你的,她就是你,你就是她,你怎么跟从前的自己还生分起来了。”

额?说错话!冯妍妍暗暗吐舌,看来她还真是变小了,怎么说话,这么不谨慎了呢?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