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女扮男装:宫廷之倾世绯凰》女扮男装之邪魅少主倾天下 无广告 女扮男装:宫廷之倾世绯凰章节目录

更新时间:2021-02-01 09:00:56

《女扮男装:宫廷之倾世绯凰》女扮男装之邪魅少主倾天下 无广告 女扮男装:宫廷之倾世绯凰章节目录 连载中

《女扮男装:宫廷之倾世绯凰》

来源: 作者:默狂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秋白,蓝清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默狂原创小说《女扮男装:宫廷之倾世绯凰》,主角是秋白,蓝清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六月初十,南越国国主崇贤帝六十大寿。是日,外朝来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六月初十,南越国国主崇贤帝六十大寿。是日,外朝来贺,百官同喜,举国同庆。

“清清,你看,这件可好?”皇宫乐师殿,到处都挂满了丝幔珠帘,里屋内,一身耀眼红装的凰,手中摆弄着一推花花绿绿的衣裳,问道。

“嗯……左手边那件绿色长裙不错,右手边那条粉色水袖的夜不错。”蓝清,一身水蓝色衣衫,外罩一件同色系金线镶边的小马甲,斜躺在贵妃椅上,眯着眼假寐,声线慵懒。

“哎?那这件呢?”随手挑起一件粉紫色的宽袖衣裙,眨眨眼。

“嗯……”似有若无的应答,显示着这人似乎睡着了后无意识的答应的。

“蓝清,那些人呢?”蓦然响起一声询问,丝幔珠帘被人一手挑开。

“啊,在里面呢。”声线依然缓慢。声音的主人依然眯着眼。

“白木头!你怎么来了?”一声欢呼,只见一抹红影直扑来人。

“凰?”秋白刚放下丝幔珠帘,就感觉眼前一花,然后就感觉脖子被某人紧紧的抱住,一股淡淡的香味在鼻尖徘徊。稳了稳身子,秋白眉一挑,“你怎么在这?”说着视线瞄向一直躺着的某人。

“呀,白木头,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?这样人家会很伤心的!”搂着秋白的脖子,脑袋在那里蹭啊蹭,蹭啊蹭;吸吸鼻子,嗯,白木头身上的味道还是这么清爽!

“都准备好了?”不去理会挂在自己身上的某只,秋白双眼望向已睁开眼,打算起身的人。

“嗯。”扯开嘴角,扬起一抹弧度,唇角眉眼里都是慢慢的自信。

今日皇上寿辰,早几天就被宣了过来,说是让他这被世人称为“琴圣”的琴师来宫里给皇宫的人编排舞曲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过来看看皇上的寿宴也好啊。

而凰,呵,一个爱凑热闹的性子。听说皇上寿宴,宴请百官,外使来贺,场面会非常热闹,就嚷着一定要来。

至于秋白,蓝清望着那被某人缠住的人,宠溺而无奈的摇摇头,秋白年纪轻轻,却已位居右丞相一职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是何等的风光,不过也就他们几个人懂,私下里,秋白也是一个很让人心疼的人。

本应忙的无暇分身的秋白,现在为什么在这。还不是因为今早出门的时候,不知何故,右眼跳的厉害,俗话说,“左跳财,右跳灾”,虽然他秋白一向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言语,但是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啊,所以才忙里抽闲的在皇宫内四处走走看看,以确安全。这不,走到这乐师殿了就看到了一个“问题”,凰这家伙,怎么有空到这里?

“秋白,这儿有我呢,你那儿事多,就先去忙吧。”似看出了秋白的担忧,蓝清扬起嘴角,安慰道。

“是啊是啊,白木头,你可以走了,再不走那些人就等急了!”凰拼命地点点头,很是认真的念叨。

“……”你抱那么紧,我怎么走?秋白瞅瞅挂在自己身上的某只,顿时无语,希望寿宴的时候,别出什么状况才好!

画栋耸琼霄沐九天雨露,雕檐接碧汉瞻日月光辉。

百桌宴席,文官武将三五成群,侃侃而谈,喜笑颜开。

“东陵国太子、三皇子觐见。”远远地传来侍臣的声音。

迎面走来一群人。大步流星的走在第一位的是位年约三十的男子,身材魁梧,衣冠楚楚,相貌堂堂。

走在他左侧的的一名年约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,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,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;一双剑眉下那双细长的桃花眼含着淡淡的笑意;鼻若悬梁,唇若涂丹,一头乌发被一银色镶玉冠高高挽起。

他们身后是三五个穿着东陵服饰的奴仆,每人手中都捧着一件或一箱贺礼。

“东陵国东方晋鹏,东方烨祝贺皇上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走在前面的两人在距离皇上两米的地方停下脚步,单膝跪地,异口同声声音洪亮。身后的侍者也屈膝献上手中的贺礼。

“好好好,太子殿下、三皇子殿下远道而来,来人啊,赐坐!两位先坐下慢慢谈。”

“北谡国二皇子、四公主到!”这边厢刚说完,那边又来了一群人。

北谡国,顾名思义,处于极北地区,常年落雪,气候偏冷。北谡的子民常年穿着厚厚的棉衣或是兽皮夹袄来取暖。

“北谡国北辰轩,北辰瑶拜见皇上,祝皇上福寿安康,福乐绵绵!”男女双重奏,北辰轩北辰瑶双双弯腰垂首,双手抱拳至于胸前。给予南越国皇帝他们北谡国最崇敬的礼仪。

“哈哈哈……好好好,来人看座!二皇子四公主一路辛苦了。”高位上,崇贤帝满意的直点头,满面笑容。

之后西曜国和九黎、鲜卑、葛逻禄等部落族群相继到来,整个寿宴场面可说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。

文武百官,特使贵客纷纷落座,随后远远地传来丝竹之声。声音初不甚大,只觉入耳有说不出来的妙境;仿佛五脏六腑都要沉醉其中。声音越来越近,越来越清晰,便是眼前忽然涌进一片虹。定睛看去,那是什么虹?那白皙水嫩的肌肤,那嘴角唇畔似有若无的浅笑,那纤细的腰身随着丝竹之乐翩翩起舞,一身如虹的水袖拖地长裙,随着舞姿不停地翻飞,那人的动作虽然不快,却也让人无法看全她的容貌。

她的身后,身着红色衣裙的姑娘们三五扎作对,高举起一手臂,手中握着炫彩丝带扎成的花球,或分散或相聚,舞着身子,显得那么婀娜多姿。

如众星拱月,那个为首的女子忽然轻轻一跃,台下,六组人,或三人一群,或五人一群,围成一个圈,高举花球,合着打着圈,宽松的滚边裙摆随着动作上下翻飞;不仅仅如此,他们架下还不停地移动着步伐,使得六组人群也在转着圈儿。

而那已身在半空的女子就这样在空中打着圈,手中红色丝带巧妙地向外甩去,借力使力,敲响了摆在两边的大鼓。“咚!”几乎是同时,两面的鼓声响彻云霄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